日本军国主义在亳州犯下的罪行

发布时间 :2020-03-30 19:32:01.0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从1931年到1945年大半中国被日军践踏930余座城市被占4200万难民无家可归抗战期间。

       亳州城曾经两次沦陷在侵略者的铁蹄之下。1938年亳州首次沦陷;1937年,日本全面扩大了侵华战争,大片国土相继沦陷,即使是身在中原腹地的亳州城也不例外。1938年5月,国民党刘汝明的68军进入亳县,接替汤恩伯防守亳州,很快就完成了布防。5月24号开始,日本侵略者从现在的谯城区大寺集方向开始进攻亳州。


       一开始,侵略者来的人并不多,同来的还有一些伪军和汉奸,但就是这样一些鱼龙混杂,战斗力并不强大的侵略者,却在一天的时间里就打到了亳州城外,这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防守的国军撤退,但是不屈不挠的亳州人民却并没有向侵略者屈服,很多农民都自发的组织了起来,抵抗侵略,保家卫国。“特别是张店、泥店那一块的民众,首先起来反抗,自发的组织起来抗日的队伍。”谯城区原党史办主任张炳先说。但是缺乏武器弹药和战争经验的民众很难阻挡正规军队的前进,在炮火掩护下,日军强渡涡河,期间不断增强兵力,向县城发起进攻,后来,日军冲破防线将县城四面包围,并且用重炮轰城,步兵爬城,30日夜,日军步兵攻入城中,双方展开巷战。

       1938年的5月31号,部分守城的士兵和老百姓眼见侵略者已经攻入到城里,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将他们打退,才决定撤退,然后日军占领了亳州城,亳州在历史上第一次落入到了日本人的手中。沦陷后,日本人烧杀淫掠,凶残至极,居民们惨遭蹂虐,财产被掠夺一空。


       1939年 亳州再次沦陷。亳州第一次沦陷之后,侵略者在亳州烧杀抢夺,无恶不作,激起了很大的民愤,此时的亳州一共有两股主要的力量在跟侵略者战斗。“一个是自发的抗日力量,一个是咱们安徽省组织的,以余亚农为首的,叫抗日民主自卫军。”谯城区原党史办主任张炳先说。

1938年9月,由于战事紧张,日本人撤走了在亳州驻扎的大部分日军,只留下一些伪军在维持秩序。看到这个战机,1938年的9月8日,安徽省抗日人民自卫军第五路总指挥余亚农,率3个大队会同在亳驻防的第3支队进攻亳州,并很快收复了县城。这时离日军第一次占领亳州仅仅过去了100多天,收复之后,国民政府把县政府也设在了亳州,可这个时候,防守亳州的国民党军内部却出现了裂痕,当时亳州地区的负责人其实有两个,一个是领导军队收复亳州的余亚农,另外一个就是亳县的县长,叫熊公略。

       内部的分裂极大的削弱了抗日的力量,给日本人留下了可乘之机。1939年4月25日,日军兵分三路向亳县进犯。26日,日军在重型炮火的掩护下逼近城郊,炮轰县城,薛阁塔被击中,死伤30余人。就在守城部队准备作战的时候,又有不少伪军加入进来,开始向他们的阵地进攻,守军被迫撤退。

       至此,亳州第二次沦陷为日本的占领区,相比较于第一次占领,卷土重来的侵略者更加残暴,实行了更加严酷的统治。同时日本人还大兴牢狱,使用老虎凳、辣椒水、电刑、狗咬等各种惨无人道的刑罚,从此亳州人开始了长达7年的悲惨生活,一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

       亳州沦陷期间,日寇不仅在亳州烧杀掳掠,还大肆推行奴化教育,强迫亳州百姓改变习俗,进行文化侵略,看看日寇在亳州都干了啥?

       1938年5月,亳州沦陷,但由于兵力不足,不到四个月,日寇就弃城而走。1939年4月下旬,日寇再度攻陷亳州,至此直到抗战胜利,亳州都在日寇的铁蹄蹂躏之下。在先后两次、长达六年零八个月的沦陷时期,日寇在亳州烧杀掳掠,无恶不作,亳州百姓灾难深重。日寇欲砸破房门逞凶

日寇进城之后,随意抢劫商号和居民家,满大街寻找“花姑娘”,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被侮辱后又被日寇刺死,父母被活活气死。百姓孙亭等人被日寇抓去挑水,看了一眼日寇的手榴弹,就被活埋在院子里,石人坑也活埋过我同胞六人。日寇吃变蛋,见蛋黄发青,认为有毒,立刻将卖变蛋的人刺死。邵某被抓去当苦力,日寇将其装进麻袋,用刺刀刺,再用脚踢,邵某疼的在麻袋里打滚,日本兵就在一旁拍手大笑。

       1939年5月26日,日军去刘集扫荡。一路上烧杀抢掠,刘集许多青壮年被杀,多名妇女遭强奸,甚至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娘也遭毒手。有一家丈夫刚被枪杀,妻子正在哭泣,又遭奸杀。1941年春节前后,日军进攻古城集,先放火烧了县政府、学校和部分民房,再进村奸污妇女。

日寇残杀我亳州百姓的方式有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抽钢丝鞭、刺刀挑、狼狗咬、过电、活埋等,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西关一位老大娘回忆说,“电影上演的日寇暴行也没有亳州的厉害”。日寇一入城就在亳州组建“新民会”,宣传“中日亲善”,消磨中国人民的民族反抗意识,做日本的“顺民”、“良民”。新民会的重点是毒化青年,下设青年训练团,一共“训练”了六批亳州青年。青训团训练时要讲日语、唱日本歌、做日本操,学习的主要内容是“东亚共荣”、“中日提携”等。

       日伪还将魔爪伸入到普通学校教育中。1942年,伪军军长张岚峰创办涡北中学。涡北中学开设日文课,还开设“精神讲话”科,教师由“新民会”人员担任,每周宣讲一次,主要内容也是“中日亲善”。